既然长老已经看到了一切

发布日期: 2020-03-19 02:16:02 浏览次数: 3 作者:

上回说到鲁提辖被金老救下后。却受到赵员外的猜疑,用套路,引导鲁提辖一步步走入出家之路。鲁达就步入了漫长的参禅之路。出家前的鲁达。性情如火。嫉恶如仇,心思缜密,即使这样,还是被满满的套路所算计;出家后的鲁达,也是一样。不会因为出家而改变,比如他之前喜欢吃肉。

"干鸟么?

出家后的他依然喜欢吃肉喝酒,他在佛门酣睡。在佛殿大小便;这根本不是一个出家人的模样,一个人;不是进了寺庙就等于出家了,这样清淡的日子。鲁达受不了。这不符合他随心所欲的好爽性格!关键是还发生了一件事;寻思道:俺往常好肉每日不离口!如今教洒家做了和尚。饿得干瘪了,赵员外这几日又不使人送些东西来与洒家吃,口中淡出鸟来。这早晚怎地得些酒来吃也好!就不送吃喝上。

"赵员外在送走了鲁达这位瘟神后,即使鲁达再傻,似乎也该明白了赵员外的套路了。喝酒闹事是引起注意的一个很好的方法!那汉子手里拿著一个旋子,他要教训一下赵。

唱著上来,

鲁达问汉子里面是什么?

九里山前作战场,牧童拾得旧刀枪,风吹起乌江水,一个卖酒的汉子挑着酒桶上了山,好似虞姬别霸王,还唱了一首歌,这首歌唱的和原文很不搭。唱的是战场;一个卖酒的汉子唱战场干什么?这是施耐庵在向读者透漏接下来会有一场厮杀,汉子回答是"好!

这不是勾引鲁达犯罪吗?

还打坏了门和隔子,

就没必要再闹下去了;

长老叫鲁智深去问话。

说酒就够了。还说好酒!鲁达认为时机到来,适时的喝醉了,进门时候就和和尚打了起来,这时候长老出现了,鲁智深才停手,他知道他闹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第二天,既然长老已经看到了一切,可是很奇怪:

长老只是象征性的说了鲁达的所为,并没有做出严厉的批评,临走还送了鲁智深衣服和鞋;这像批评吗?这不是在奖?

决定再闹一次。

第一次闹事。赵员外似乎没有大的表示?于是鲁智深故伎重演,效果并不大,从山底一直闹到山顶,而且是大闹。门前金刚,山间的凉亭。佛殿桌椅都打坏了,而且这一切;长老居然没有出面,只是让他们躲开,有人都汇报了长老,就是打坏了大壂的三世佛也没法,遇到问题,这是一个全面知名寺院的主持说的话,而是纵容罪犯。

待打了一阵后,

当时智深直打到法堂下:

不得无礼;

先不保护佛祖,长老才出面。只见长老喝道:"智深,众僧也休动手,"两边众人被打伤了数十个。见长老来,各自退去,智深见众人退散,撇了桌脚,"长老与洒家。

长老还让鲁智深到方丈歇了一夜,

这出戏怎么看怎么像鲁智深和长老共同导演的?

"此时酒已七八分醒了。鲁智深见了长老的第一句话不是自责,而是仿佛他还占了理?让长老给他做主;这一切太符合常规了,长老领智深到方丈歇了。

赵员外看了来书,

他们有一个共同目的。让他重修文殊院,引出赵员外,长老随即修书一封,使两个直厅道人迳到赵员外庄上说知就里,立等回报,好生不然;回书来拜覆。

赵某随即备价来修,

"长老通知了赵员外;

终于等到了赵员外的回信,

"坏了金刚。智深任从长老发遣,回信内容正是他们想要的。鲁智深的确不能再待在这里了。智真长老对鲁智深又做了一次奖励后;指引了他下一步的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